当前位置: 首页 > 资讯 > 国际资讯 > 《一刻不曾遗忘你》完整版,全文免费阅读

《一刻不曾遗忘你》完整版,全文免费阅读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9-10-21 浏览次数:25
《一刻不曾遗忘你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【完结+番外】「百度云+无删减」。 
《一刻不曾遗忘你》目录
 第1章 免费
 第2章 免费
 第3章 免费
 ......
 凰网科技讯 北京时间10月21日消息,据路透社报道:
 搜索微信公众号【弥漫文学】
 关注后回复书号:【327】即可阅读全文。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那刺耳的声音一下就把林夏花嘴里刚要出来的话堵住了。她暗暗将手臂内侧隐藏起来,静了静心,深吸了一口气。
林夏花看了一眼许露露手臂上的红色块迹,还隐隐约约的泛着红色的光泽,她垂眸,无论如何,总归是自己的失误。
“许小姐,很抱歉烫伤您,我刚才出神……”话到一半,就被冷冷的打断了。
“闭嘴,出去!”
林夏花急忙看向男人,见他眼底都是阴冷之色,丝毫没有想要听她解释的耐心,反倒是因为她的失误而更加觉得厌恶她。
一丝苦涩蔓延心里,她猛的看向许以墨,目光中有一些期许,“连你,也不相信我?”
许以墨没有看她,双手抄着口袋,冷酷中有一丝的痞意,然而他的目光仍旧是森冷得不可侵犯的,他一字一顿,每一个字都像是一块石头怦然砸在林夏花的心上。
“别让我再重复第二次!”他的声音平淡到没有起伏,似乎让人看起来他一向对人如此,冷漠到不近人情。
除了她,林夏花心里一阵抽痛,心里苦笑,是不是即便她做得再多,依旧不如那个她?
“以墨,你何必跟他浪费口舌,于妈,把她赶出去!”许母声音坚决,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,怒气仍旧在心中流动。
“表姨,或许嫂子是无心的,我看得出来,她并不是那种表里不一的人。”许露露的声音适时响起,她极力帮助林夏花解释。
而许母在听见这句话之后,怒火更加旺盛,厉声打断许露露的话。
“露露,你不用再帮她说话了,林夏花是个怎样的人,我比你还要清楚!”
“于妈,我的话你是当耳旁风了吗?”许母呵斥。
于妈第一次听见喊声就进来了,一直没敢有动作,这下听到,也只能站在林夏花面前,有些歉疚的道,“少奶奶,请跟我出来……”
她只是个下人,哪敢和许家当家主母呛声,也只有为难林夏花了。
闻言,林夏花只是抿唇垂眸,听话的跟着于妈走出去,在经过男人身侧时,终究是忍不住抬了抬头,见他浑身冷意,由始至终也没有开过口,林夏花知道,是自己妄想了。
自从那人走后,他对自己从来都没有和颜悦色过。
大厅很快又恢复了欢声笑语。
林夏花现在烈日当空之下,炎炎烈日烧灼着自己的手臂,内侧那块红色的地方也隐隐作痛。
许露露端着的那一杯热水有一半都洒在了自己的手臂上,可没有人注意着一幕,更加没有人帮她说话。
时间过去了半个小时,林夏花站得脑袋有些发晕,里面不曾出来一个人。
她必须得等许以墨出来才可以走!
余光瞥到了一道倩影,正在朝自己走过来。
许露露老远就在笑着,对她卑微的态度嗤之以鼻。
她走至林夏花面前,嗤笑一声道,“感觉如何表嫂?”
林夏花口舌干燥,嘴唇动了动,但嗓子还是沙哑的,“为什么要陷害我?”
许露露厉声道,“你没资格问!”
她又笑了笑,轻蔑的看着林夏花,得意的大笑,面容有些扭曲,“不过,表嫂,你就算是许夫人又如何?毕竟,你连个下人都不如!”
话毕,她昂着高傲的头颅,嗤笑了一声便离开了。
林夏花苦笑,她何尝不知道自己已经低微到这种程度了。
就在她愣神的同时,一道汽车的蜂鸣声响起,随之而来是关上车门的声音。
她没有抬头,须臾,一双黑色皮鞋出现在自己面前。
抬首,是一个有些熟悉的面孔,脑海中浮现出一副场面,她想起这个人了,林夏花意识到是熟人后眸色渐暗。
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怎么不进去?”男人激动的就要去扶住她的肩膀,询问道。
见她摇了摇头,不言不语,心中隐隐疼惜,贺非鹤一把拉住林夏花的手腕,“走,我带你进去!”
林夏花震惊,用力甩开那只手,想到自己这么做有些太伤人心,她又淡淡说,“不必了,我就站在这里等着就可以了。”
贺非鹤心中抽痛,叹了叹气,抬眸看了一眼大厅的方向,心下了然。
他犹豫了一会,终于还是问了,“这些年,你过得还好吗?”
话罢,又暗自责怪自己,难道这还不足以看出来林夏花的生活吗?
“谢谢你的关心。”林夏花目光丝毫没有闪躲,她只是语气很淡,淡得像面对一个普通陌生人一般,可没有人知道,就在贺非鹤问出那句话的时候,她喉咙还是不由自主的哽咽了一下。
三年来,从来没有人问过她这种话,没想到今天却遇上了。
贺非鹤看着她的面容,与三年前有些不同,多了几分坚韧,但却少了几分少女心。
“如果,你哪一天需要帮助的话,我随时都可以,这是我的名片,上面有我的号码。”贺非鹤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镀金的名片,硬塞在林夏花的手里。
名片还未进入她的手中,又突然转了一个方向,到了一个宽大的手掌之中。
许以墨扯过名片,看了一眼,笑道,“表弟有什么事情需要越过我跟你嫂子商量的?”
这是讽刺,明晃晃的讽刺。
贺非鹤看着他手里夹的那张名片,又看着他带笑的脸,心下沉住,大方的笑了笑,“表哥你这是什么话,我不过是给了……嫂子一张名片而已,你要的话我也给你一张就是了。”
“是吗?既然如此,表弟更不应该跟你嫂子走这么近,也免得下面的人乱嚼舌根!”许以墨笑眯眯的,让人猜不出他的真实情绪来。
说完,许以墨也没有看贺非鹤的脸色,扯过林夏花的手腕迈向车旁。
开门,把女人扔了进去,上车,关门。
车子扬长而去。
路上,车里始终都是低气压,林夏花不敢开口。
车子似乎越来越快了,许以墨手中转着方向盘,嘴角浮现一抹讽刺的笑。
“林夏花你的胆子越来越

搜索微信公众号【弥漫文学】

 关注后回复书号:【327】即可阅读全文

“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,可以联系本站!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!
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