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资讯 > 社会新闻 > 志英的“孤帆远影”

志英的“孤帆远影”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20-04-20 浏览次数:266
劲舞团sf

邓乃刚

常常想起志英,我的脑海里就闪现出“孤帆远影”这四个字。

我是1992年到葫芦岛旅行时与志英相识的。那会儿人们纷繁“下海”,全部向“钱”看,咱们俩对此心存隐忧,碰头后各持己见,十分投合。后来志英在我作业的杂志上刊发了一篇文章,自此称我为“教师”,这令我十分羞愧。说来唏嘘,做修改几十年,触摸过的人大都“失联”,而志英的联系方式一直留在我的电话簿里,互通微信后,咱们更是常常沟通。

其实我对志英并不是很了解,只知道这个人很痴、不灵敏,不像开始做船员时那么畅逸;由于家庭变故,他三十岁就退役了。志英写得一手好字,喜舞文弄墨,爱诌古诗词,与底层宣扬干部的本职好像不太搭。他又过分宽厚,有“滴水之恩,当涌泉相报”那么一股子肝胆照人的任侠之气。这,或许便是我“无相忘”的原因吧。

最近志英寄来他新近出书的古体诗集《清斋淡句》,闲来翻阅,大吃一惊,诗集里竟然有一首“奉赠”给我这个不明白诗词、古文根柢很差的人的诗,其间的“菊岛寻幽共举觞,谒君笔架诉衷肠”“宗悫志消心尚热,须留人世好文章”,又引发我对往昔韶光的回想。

菊花岛、笔架山是葫芦岛的两个景点,志英借回想友谊来表达一种心情。我查了查资料,刚才知晓宗悫是南朝宋名将,志英是不是说要学宗悫披荆斩棘,用好文章滋补人心、颂扬正气?也不知道这样了解对不对。

捧着这本收录了七百多首诗的厚厚的诗集,我感慨万千,这是志英用三十年的汗水凝成的!又是一个一条道走到黑的人——现在写文章的人都越来越少了,更何况是写佶屈聱牙的旧体诗的人!他需求为此面临多少不解与质疑?“你能超越古人吗?”“诗能当饭吃吗?”“你写诗挣了多少稿酬?”

猛然,我的眼前浮现出《老人与海》中圣地亚哥的形象,海明威笔下这个“最终的英豪”,让人道的庄严迸发出耀眼的光辉。志英这类草根诗人,当然谈不上“圣地亚哥式”的英豪,但仍称得上是一个于人海中撑着孤帆,在一次次失利后仍然据守文明庄严的渔翁。志英在一首《赠友人》中写道:“与君同好恶时俗,立世昂然一老公。荣华富贵非我属,此生只欲做诗奴。”为此,他“学诗三十载,苦乐不寻常。头为香山白,颊因鲁直黄。时抒工部郁,更发谪仙狂。长夜孤灯烁,韵成满室香”。

“孤帆远影碧空尽”,李白的这句诗,就好像是为一千多年后志英这类草根诗人预备的。苍莽的大海上,一叶孤舟静悄悄地消逝在天边线上,不管多么孤单、孤寂、冷清,都不问收成、不求报答,终身都爱钻牛角尖。

的确,没有多少人会留心草根,但它仍旧会发芽……

“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,可以联系本站!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!
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